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上官飞雁
上官飞雁
话说剑魂离别了玉玲珑以後,继续闯荡江湖,不知不觉中来到长安小镇,随便选了一座客栈住下。一到夜间便
回想起与玉玲珑度过的那一晚春宵时刻,顿时燃起雄雄烈火,浑身发热,「唉!怎麽办」不由自主得双手握住肉棒
上下套动,脑海中回想起的是玉铃珑那成熟的身体,尤其是那高耸的酥胸,和上面的两点嫣红,以及那芳草隐隐的
桃花三角洲。手淫过後,白色的精液暴射而出,伴随而来的是布满全身的快感。

一日剑魂来到附近的山上,悠悠闲闲地走在山涧小路,欣赏着山间美景,忽然看到不远处路两旁分别竖着一块
碑,左面碑上写着「绝命谷」右面碑上写着「妄入者死」如果是一般人我想一定会知难而退,但今天看到的是剑魂,
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世上有什麽事能难倒我们这位号称冷血无情的剑魂呢?

剑魂忽然想起以前传说中的一件事,剧说绝命谷里住着一位魔女,号称魔界仙子,奇艳无比,在一甲子年以前
已经名动江湖了,由於感情受到伤害(注:听说被一位叫做白衣剑神的家伙给甩了)脾气变得喜怒无常,只要看到
不顺眼的或对她有非份之想的男人一个字「杀」,在她剑下之魂不计其数。江湖上人神共愤,白道人士无不杀而快
之,但武功相差悬殊,只好任由她去,由於锋芒太露惊动了当时一位一个隐居以久的高人,相约天山峰顶决斗,当
时双方大战一天一夜,高人终於以一招流星剑雨胜出,本来可以杀了她,但又於心不忍,於是让那仙子当天发誓有
生之年终身隐居绝命谷,不得入江湖一步(听说那位高人还与仙子缠绵一夜),从此魔界仙子遵守承诺隐居绝命谷,
消失江湖中,武林从此太平这是後话。原来这位高人就是剑魂的师傅江湖人称剑宗,魔界仙子的事迹就是从他师傅
那里听来的。

由於好奇使然,剑魂想里面到底有什麽玄机,我倒想瞧个明白,什麽妄入者死- 狗屁,我偏要进去看你能把我
怎麽样哈哈!於是沿着小路往前走。

「什麽味道」,不好樟气,有毒连忙闭上气,吸入一点有点头晕脑涨,还好内功深厚不碍事,继续往前走,一
路上两旁布满白骨,人骨动物骨都有,阴渗一片。剑魂想这一定是有些武林人士想进入峡谷,还没到里面就一命呜
呼了,真是可怜,还有这些动物(想不到我们这位剑魂还有点人情味,呵- 呵)。剑魂继续往里走,大约走了一个
时辰,樟气越来越少,渐渐得没有了,代替的是新鲜的空气,「啊真爽」剑魂深深得吸了口气。往四周一看『咦-
那不是个瀑布吗,因为正值雨季,由高处冲下的水流如万马奔腾一般。瀑布旁一块长满青苔的碧绿岩石上,有一座
石人像昂首矗立着,一双犀利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瀑布,像一位守护神。

瀑布那那白银泻地般的水,因峭壁凹凸而激起丈高的水花,真是人间仙禁境,剑魂慢慢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在
瀑布激起水花的岩石雕像旁上,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在练武功。剑魂隐藏在石像後面想个究竟,忽然瀑布里冒出一
个俊美少女的脸,她深深吸一口气,运真气於周身,举起一把黝黑不起眼的剑,再身边水濂画出一道剑痕,再重新
回到瀑布之内。在庞大的瀑布中挥舞剑风,剑魂想这女的功夫不错,自己要当心了。

「她是谁呢?不可能是魔界仙子吧,魔界仙子现在应该是老太婆了,可能是她的徒弟吧」。

剑魂猜得不错,这名少女正是魔界仙子的徒儿,每天早晚,除了吃饭睡觉时间,她都在瀑布下练功。忽然大叫
一声,「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原来她想通一处难题太开心了,所以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叫着,少女将宝剑舞成一个剑圈逼住瀑布水流的落
势,剑圈之下,只有几滴微微的水丝滴下。

「好深的功力,看来与我不相上下,今天终於碰到对手了」剑魂默默地低头沉思。少女从瀑布後走出,好一个
惊艳绝世的清丽美人,白晰的肌肤、美艳清春的气息,慧黠的双眼闪动明亮与聪慧,姣好的面容与身材,又是个人
间尤物,与玉玲珑不相上下,这时剑魂终於看清了少女的真面目。

少女舞得起劲,不禁赞叹道:「好惊人的剑势,师傅的武功真厉害」,终於到了休息时间,身着单薄白衣、短
黄衬裙的少女慢悠悠得向前走,剑魂仔细瞧了一眼少女,好美妙的身材,被水花湿透的衣裳,隐隐约约现出诱人的
胴体,有如出水的芙蓉。

水滴沿着少女那清丽的脸庞滑下,出落着有如令人垂涎三尺的蜜桃。剑魂看呆了,瀑布如水银而泻,这时剑魂
不想再躲了,飞身飘到少女面前。有个陌生人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少女正要拿剑出击。「姑娘请住手,在下毫无
恶意」

剑魂连忙道。

「你是谁,怎麽会在这里出现」少女恶狠狠地问道。「无意之中闯入贵地,请见谅,请问姑娘芳名」这时两人
终於面对面地看清了对方,「好酷,好英俊,一张保经风霜的面孔,脸上一条刀巴更显得英气逼人这不正是自己心
目中的理想男人吗」

剑魂也被少女的绝世容貌所震憾,两人不由得同时一怔。还是剑魂先反应过来

「我姓剑名魂,姑娘你呢?」少女害羞地答道:「小女姓上官名飞雁,师傅早亡只剩在下孤零零一人生活在此,
剑公子是我这几年见到的第一人,难得咱们有缘在此碰到不如到我屋里去坐坐,我屋就在前面的山洞」

「好,恭敬不如从命,请」剑魂答道。

湿透的衣裳紧紧贴着飞雁的肌肤,整个人的美妙曲线胴体展露在剑魂面前。

两人飞身进入山洞内,刚要请剑魂坐下突然感觉道剑魂的眼睛总是盯着自己的胸前,这时才发觉道衣裳都湿透
了自己的胴体若隐若现顿时满脸通红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刚要跑开,剑魂哪会错过着麽好的机会,将手往飞雁身
一揽猛然间一个强有力的拥抱,健壮的胸膛抵着飞雁那饱满的胸脯,隔着薄薄湿透的衣裳,剑魂依然感觉飞雁那坚
挺的乳房,乳尖传来阵阵的火热,飞雁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说道:「剑兄,你想干嘛?」

剑魂微微将手由飞雁的腰际,游走向飞雁的乳房。

飞雁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巧妙的避开,说道:「剑兄,不要乱吃豆腐呕,小妹冰青玉洁还没被男人碰过!」,
转身跑到剑魂身後,两手臂环住剑魂的颈子,双手交叉在剑魂的胸膛,将胸部紧紧压在剑魂的背脊,顽皮地在剑魂
耳旁呼气,并轻轻吻了剑魂的脸。

剑魂转身将飞雁抱起,将飞雁的两支修长玉腿交叉在自己腰际,并坐在地上,使得飞雁若隐若现的美乳房呈现
在自己眼前。

抬头看着飞雁俏丽的面容,说道:「飞雁,对不起我对你做的好像有点过份了,男女受受不亲。」

「剑兄,事已至此,一切都是天意,只要你把飞雁当作是你最心爱的女人,小妹就心满意足了」飞雁含情脉脉
看着眼前的剑魂说道。

飞雁缓缓的低下头,娇艳的双唇紧紧的贴住剑魂的双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换着,两个
人的身体紧紧相拥,热情似火的相吻。

接着,剑魂沿着飞雁那俏丽的脸庞,舔吻到飞雁雪白粉颈。剑魂的手像蛇似的由飞雁背後划到黄色衬裙之中,
温柔地抚摸飞雁白皙的美臀,然後触摸飞雁隐密的桃源三角洲。

中指按住飞雁花瓣中那最敏感的阴蒂,轻柔有节奏的不断抖动,不断沿着花瓣缝摩擦飞雁的阴唇。

飞雁忽然觉得一阵阵从没有过的快感冲入脑门(注:飞雁从出身到现在没出过谷一步,从小跟老妖婆住在一起
当然没享受过这样的快感啦),配合着张开修长的大腿,沈浸在性爱前戏的快感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剑魂继续沿着飞雁的粉颈慢慢吻到丰满坚挺的乳房,隔着一层湿透的衬衫,对飞雁的乳房做出含、舔、咬等动
作,情欲也随之愈来愈高涨。剑魂突然大喘一口气,手从飞雁的湿润花瓣处挪走,双手一把抓住飞雁的衣领,猛的
将衣服撕开,白玉般丰润细致的美乳整个展现在飞雁面前。

剑魂吸吮着飞雁粉红的乳晕,并迅速将飞雁身上剩余的衣物褪尽。飞雁娇俏一笑,小心翼翼将剑魂的衣裳也慢
慢除去。湿润的下体前後摩擦着剑魂那圆润的肉棒,剑魂看着眼前那洁白无暇的完美胴体,忍不住下身一动,将肉
棒送入飞雁的花瓣深处,以口对口,尽情的热吻、抽插

飞雁配合着肉棒在体内抽插的频率,在剑魂腿间上下摇摆。乳房有频率地甩动着,跟着抽插的加速,飞雁不住
发出声声淫荡的娇喘,「剑兄啊这里快一点再深一点好舒服好爽再进来一点啊对这里」

飞雁一边娇喘着享受肉体上的快感,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剑兄啊嗯等一下嗯嗯啊不要射在里面啊继续这里」

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高潮。飞雁觉得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冲入脑门。「啊剑兄不要停快快一点加油」剑魂连忙
快速抽出滚烫的肉棒,移到飞雁那娇艳的小嘴边,手还在不断地套弄自己的肉棒。飞雁那狡黠妩媚的大眼瞪一下剑
魂,啐道:

「剑兄你想不想我用嘴替你服务啊?」剑魂气喘嘘嘘地点了点头,飞雁缓缓伸出那湿润的舌头,开始舔剑魂那
坚挺的肉棒,小心而温柔轻舐,从肉棒的底部,舔到肉棒的洞口,沿着肉棒的敏感处来回滑动,忽然飞雁张开樱桃
小嘴一口将剑魂的肉棒整支含入,上下激烈的吸吮,剑魂只觉得阴茎一阵温热酥麻,看着吸吮自己肉棒的飞雁,一
时兴起用力按住飞雁的头,阴茎开始悸动吐出浓稠白色的精液,飞雁想要避开,却发现无法移动半分,只有任凭剑
魂将精液全射入自己的嘴里。

飞雁知道剑魂的心里,无奈的将剑魂的精液吞咽下去,说道:「我把你的精液吃下去,你感觉如何?」

剑魂紧紧地抱住飞雁一丝不挂的娇躯,轻轻的抚摸柔嫩肌肤、乳房、丰臀,说道:「爽呆了」

时间过得真快,到了晚间,上官飞雁盈盈地走了过来。星光下那鲜红的嘴唇,雪白晶莹的玲珑曲线散发出性感
的成熟风韵,是多麽的撩人。

「嗯你真是美的让人陶醉,一次看比一次更性感更撩人,为什麽你是如此与众不同,美艳、慧诘、娇媚、性感、
青春、成熟,综合了圣洁清纯与狂野妩媚,和你干一千次一万次也不会感到腻烦。」

一边说一边用力搂飞雁的纤腰。

剑魂露出硬梆梆的肉棒,在飞雁的白玉般胴体上摩擦,而且还不断的在裸露的香肩上亲吻。飞雁艳丽的面容显
得更妖艳。在这时候终於显露出魔界仙子之徒的风范,由於她练过媚功之术的关系,更显得妩媚动人。剑魂燃烧起
雄雄烈火,忍不住用力把飞雁的舌头吸过来。飞雁伸手怃摸剑魂的阴茎。

那种淫秽的动作真是非常刺激,剑魂用手抓住丰满的美乳,搂住飞雁扭动的躯体。

飞雁呼吸越来越急促。「啊我喜欢我喜欢剑兄」飞雁被剑魂搂在怀里,接受甜蜜的热吻。「啊呜」,飞雁从鼻
孔哼出淫荡的声吟,在深吻之後,飞雁跪在地上,蹲下去时,大腿更增加丰满。「啊」

飞雁的脸更显得红润,飞雁发出愉悦的呻吟,她用双手捧起肉棒,开始揉搓,偶尔还用雪白纤细的手指抚摸肉
袋,

坚硬的血管传来火热的脉动,她浑身发热,肉棒无数次地插入,从而达到欲仙欲死的境界。

剑魂的龟头在飞雁的清柔抚摸中越来越膨胀,快要爆出来的样子。飞雁感到无限地陶醉,然後闭上眼睛用湿润
的小舌头尽情地舔着,一面用舌头用力压,同时在龟头的四周舔,沿着背後的肉缝轻轻上下舔,用嘴唇把龟头放进
嘴里,用舌尖不停的刺激。

肉棒的温度逐渐上升,飞雁脸开始移动,纤细剔透的粉颈随着伸直。「我的肉棒怎麽样,感觉如何?」「太棒
了」

飞雁面红而赤,掩饰不住脸上的表情,白玉般的胴体已经浑身发烫。

剑魂温柔地撩起飞雁柔亮的黑发,飞雁张大嘴把肉棒吞进去,又吐出来从根部很仔细的舔。飞雁的脸上充满怃
媚的红润,用舌尖在剑魂的肉棒上舔。「呜」

剑魂在飞雁那滚圆的屁股上轻轻一拍,一手握住丰满柔嫩乳房。「我好兴奋啊」「来吧小甜心」

「啊还要还要」

剑魂无意中把手用力打在飞雁屁股上,在雪白的肉丘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来在打用刚才的力打好爽」

剑魂想正合我意,於是继续不停的打。「呜啊」

飞雁嘴里含着肉棒,使身体上下摆动,乌发四处飞舞,丰满的乳房像两个肉球上下左右地晃动,赤裸胴体美艳
不可芳物。「这样子很撩人。」

「呜」飞雁妩媚的扭动滚圆的大屁股,雪白的下腹部发出黑色光泽的阴毛。

飞雁让龟头深深进入喉咙里,美丽的脸庞上下摆动,好像肉棒的味道很甜美。

「啊嗯」

飞雁不由自主用手指抚摸湿润的阴唇自我安慰。热情的双唇继续把肉棒含在嘴里,同时用手揉搓乳头和阴核,
性感的屁股淫荡的扭动。飞雁深情的看着剑魂,双目射出热情似火的光泽。

「我热受不了」白玉般的肉体上冒出一粒粒晶盈的汗珠,柳腰扭动,呻吟声越来越大。

前戏终於结束开始进入交合阶段,剑魂狂舔飞雁的阴户,「真是美极了!」剑魂赞叹道。飞雁分开雪白修长的
双腿等待剑魂的肉棒插入,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在剑魂的唾液下发出黑色的光泽。可能已经达到高潮的关系,大
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

飞雁以全身心得投入。她的阴唇被剑魂吻的花瓣大开,能看到里面粘粘的汁液。剑魂抱起黄蓉丰满的大腿,呈
现暗紫色的龟头顶在阴门上。

花瓣湿潞潞的样子,使他好不兴奋。忽然用力一顶,突破阴门。飞雁从喉咙发出「恩恩」的叫春声。

「啊呜」剑魂的身体猛烈地前後摇动,粗壮的肉棒迅速插入到销魂洞中,每次抽飞雁都发出断断续续的恩啊声。

剑魂玩弄着飞雁桃红色的乳晕,一面亲吻。猛烈的抽插使飞雁胴体不住颤动,剑魂的嘴唇离开时飞雁的樱唇时,
粘粘的唾液连成一条线。飞雁大声呻吟,「啊呜」剑魂的精液射在飞雁的子宫深处,使她的快感急剧上升。剑魂仍
很有节奏的不停抽插,他的肉棒仍执拗的挖掘着飞雁的销魂洞。

这时飞雁采取像野兽的姿势。剑魂揉搓着飞雁的双乳,飞雁的阴核受到剧烈摩擦,不停的溢出粘粘的淫水。

全身是汗的胴体微微痉挛,飞雁不停娇喘,眼里饱含着无限的欢愉。剑魂低头看着自己深褐色的巨大肉棒在成
熟的粉色花瓣间进进出出。肉棒上沾满粘粘的白色液体。

肉棒进入销魂洞时飞雁的黏膜猛烈收缩。「啊啊」飞雁不停的摇摆乌亮的黑发,兴奋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剑魂配合着秘洞深处插入的肉棒180 度旋转。「呜呜」飞雁的呻吟声叫得越来越响,神情也更显得淫荡。

剑魂道「让你喝喝我的精华液,保证你意犹未尽,喝了还想喝。」说完就把飞雁的胴体拉过来,用双腿夹住飞
雁美艳动人的胴体。深褐色的肉棒耸立在飞雁的眼前。

飞雁用舌尖开始在阴茎上舔,然後用粉红色舌尖,从根部舔到顶端。剑魂用手指挖飞雁的肛门,然後分开还在
舔肉棒的飞雁的屁股,让菊花蕾露了出来。

丝丝的凉风使飞雁有种清凉的感觉,飞雁左右摆动性感的屁股,剑魂笑着轻轻拍了一下飞雁的屁股,仔细揉搓
肛门以後,「啊啊」

飞雁的胴体开始痉挛。

满脸是汗,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飞雁的喉咙深处。「呜」飞雁因长时间舔弄剑魂的肉棒,脸色红润,嘴角存留
一些白色的精液。

剑魂把中指插入飞雁的肛门里,并且旋转,只听到飞雁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还能进吗?」「呜可以」

插入更深时,飞雁的呻吟声也随之越响,胴体不住抖动,挺得高高的屁股忍不住的四面摆动。想不到她的肛洞
流出这麽多淫水呵呵。

剑魂一面操弄手指,一面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抚摸飞雁那湿潞潞的阴唇。「呜啊」

剑魂把龟头顶在松弛的菊花门上说道:「你要放松力量,不要紧张,让肌肉松驰下来。」

剑魂用一支手抓住肉棒根部对正肛门,另一支手抱住飞雁的屁股,下体慢慢向前挺动。「吱」一声,龟头不见
了。

「痛好痛啊有点不痛了爽好爽啊快」

飞雁发出愉悦的大叫声,乌黑长发四处飞扬,雪白的屁股高高耸立,此情此景真是太壮观了,剑魂不断抽插,
手指不断玩弄湿湿的阴蒂,轻轻抚摸着花瓣。

忽然剑魂觉得一阵快意冲上脑门,精液再次喷射,过後两人都瘫在床上一动不动,看来两人都已筋疲力尽。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时分,四目相望,无言以对,还是飞雁率先打破沉寂,「剑兄,既然你我现在都已成为知己,
那我也不对你隐满什麽,在绝命谷有一个密谜,在离这不远处有个洞穴,在洞穴墙壁上刻着武功密籍,说不定对你
有点用处」

剑魂天生是个武痴怎会不心动呢,「现就去」,飞身出洞,飞雁默默地跟在身後,脑子里不知在想点什麽。

「到了,就在这里」飞雁道。跟着飞雁走进洞穴的深处,走了许久许久,在一个大石板的面前停下来,剑魂点
起火摺子一看,石板上刻着几个字:

「惊天一剑剑霸天刻於此有缘人得之」。

由於在往前已经没路了,剑招刻在哪里呢?剑魂想这里肯定有个密室,这块石板就是机关所在,思索过後剑魂
运起真气,急吐一口气伸掌一推,没反应,可能内力不够

「飞雁,你也来」於是两人各运起真气,伸掌向前一推,石板跟着转动。

「果然如我所料」

剑魂兴奋异常,向前往前冲,发现里面有一个石室,石室墙上刻着满满的字,和一些模模糊糊的人形图象。剑
魂细细读着墙上字,对最後一行字体会最深。

「剑随意至、草木皆剑,天、地、水、山、林,无招胜有招,心剑这就是剑术的最高境界」剑魂不由自主随着
墙是的人形图案双手舞动起来「高招,的确高招」

他甚至忘了旁边还有位小姐。飞雁不忍心打觉她,失落地一个人离开了洞穴。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剑魂至从那天进去以後就再也没出来过,上官飞雁天天替她送饭送菜,毫无怨言。那天
一声晴空劈雳,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汗破洞而出,原来是剑魂,他已经学全出洞了,他飞身来到瀑布下挥舞着剑招,
只见冲下来的瀑布被他的剑招反冲上去,好利害的武功,站在门口的飞雁看呆了,脸上扬抑着兴奋。

剑魂停了下来,缓缓地来到飞雁面前道「这个月辛苦你了,真对不起」。

剑魂一手揽着飞雁的小蛮腰来到她们的屋里(其时是个山洞)坐下後剑魂默默地对飞雁说道:「飞雁明天你和
我一起离开这里如何?」

飞雁沉思了好久终於做出了决定:「你自己走吧,我不准备离开这里,只要你永远想着我把我当成你最心爱的
人我就心满意足了。」剑魂欲言又止。

第二天早晨,两人在绝情谷出口处默默相对,依依不舍,上官飞雁道:「剑兄,在为你饯行前我想把这把配剑
送你,宝剑配英雄吗!」剑魂一看这把黝黑不起眼的剑就知道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谢谢,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妻子,今後有空我会来看你,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飞雁。」

飞雁感动地痛哭流涕,她是多麽的想跟剑魂一同闯荡江湖,但心里知道这样会拖累夫君,夫君是个喜欢独来独
往的人。剑魂在飞雁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就低着头向外面的世界走去,渐渐地消失在这片山林中,飞雁站在出口
处两眼盯着前方久久不原离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