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情系狱中的玫瑰
情系狱中的玫瑰
张雅被彭川卫扔到床上,张雅就不停的挣扎着,彭川卫琢磨着是否对这个烈性的女人来点强硬的方式,其实张雅还是个姑娘,没有结婚就是姑娘,虽然现在对姑娘的诠释有许多种,但是姑娘这个定义搁在张雅身上非常适宜。“董事长你缺德不缺德?”张雅绝望的说。“你都比我爹岁数大。还这个……你是人不是人,你也有女儿,难道你跟你女儿也这样?”张雅的义正言词使彭川卫无地自容。他那还有心情泡妞了,属实他也有女儿,他女儿比张雅还大几岁,已经结婚了,他怎么能跟他女儿一般大的女孩干这事啊,这种念头有都不应该有。“你走吧。”彭川卫灰突突的说。他在张雅面前很失败。张雅望着这个曾经在女人身上经常擦油的家伙,却被自己几句话就打败了,心中无比的惬意。张雅穿上高跟鞋扭着屁股走了,只给彭川卫留下一股幽香,这股幽香使彭川卫更加忧伤。陶明开始跟律师打上了交道。因为花娟的案子已经到法院了,陶明急了起来,三天两头的给胜诉打电话,追他去看守所提审花娟去,而胜诉总说不着急,还没到那个程序,他在电话里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打过无数次官司,啥不明白,”胜诉在电话里说。“不用你催我,该办啥我自会去办啥,这一点上我比你专业。”“都啥时候了,我这么早找律师就想让你早点见到我的爱人,想了解她的生活状态,以及身体状况。”“你放心,她在里面不会有事的。”胜诉说,“再说了,即使有事你又能咋样?你还能帮上忙是咋的?我的任务是把她捞出来,而不是顾眼前她是不是好的婆婆妈妈的事。”“花娟的案子都到了法院了,马上就要开庭了,”陶明气急败坏的说,“你这个律师还迟迟不露面。你了解案情吗?”“啥时候见花娟我心里有数。”胜诉有些不耐烦了说。“不用你告诉我。”说完胜诉就挂断了电话。使陶明十分生气。最近陶明的全部心思都用在花娟这次开庭上了,这关系到花娟的一生,这是花娟一生中最关键的一步。胜败全在这几天了,他想找朋友疏通一下关系,可是现在他落泊到这种地部,还咋有脸去找朋友。他现在想请朋友吃一顿饭的钱都没有。在从前天天有朋友请他,肉山酒海,歌舞升平,现在却变得冷冷青青,真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现在陶明也不上班了,他怕下井错过电话,因为下井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如果遗漏了电话那将是关系到花娟的命运啊。这天陶明终于等来了律师胜诉的电话。这使陶明十分惊喜。“我一会儿去看守所,你去吗?”律师胜诉在电话里说问。“去,咋不去呢。”陶明说。“那你打车过来。”胜诉说。“好的。”陶明打车来到律师事务所。见到胜诉就问。“我能见到花娟吗?”“你不能。”胜诉对着一位收拾利索的年轻律师说。“咱们走吧。”陶明不再深问了,便跟着胜诉他们打车来到看守所,当然了打车的费用都是陶明的,到了看守所胜诉让陶明在门外等,他跟年轻的律师进去办手续见当事人。就在胜诉刚要走进看守所大门时,陶明叫住了胜诉,“律师能不能让花娟跟我通个电话?”陶明问。“不行。”胜诉斩钉截铁的说。“我会好好为她辩护的,但我不能违规,你放心我会把她的情矿告诉你的。”胜诉们走进了看守所,陶明提心吊胆的在看守所门外等者,时不时的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有没有电话。恐怕遗漏了电话。他还在满怀希望的等待着花娟的电话。花娟在看守所一待就是六个多月了。她已经习惯了看守所里的一切。也不再被人欺负了,跟号长张美云也关系密切了起来。这天花娟在号子里打坐,在打坐期间号子里特别安静,这期间号子里的人们都不敢吱声。这叫闭门思过。这时号子里的铁大门别狱警打开了。“花娟,你出来,你的律师来了。”花娟听到律师来了,非常兴奋,前些日子她接到了起诉书,号子里对她的起诉书进行讨论一番。号长张美云说。“花娟根据起诉书上的情节,你属于正当防卫。当一个人的生命得到威胁时,可以自身保护,你找个好律师给你辩护,我看你能出去。”号长张美云是个老江湖了,对于法律还是很精通的。“真的!”花娟兴奋的望着张美云。“那太好了。”“花娟,好像没人给你找律师?”张美云说……花娟顿时忧郁起来了。是啊,谁给她找律师啊,现在律师这么贵,陶明能吗?他已经破产了,那还有钱给她找律师?想到这儿花娟又陷入了郁闷之中。狱警说律师来见她,花娟十分惊讶,然后就是惊喜。她兴高采烈的跟狱警走出号子。花娟被狱警带到审讯室。审讯室里坐着两位男人,他们就是花娟的律师。“你们谈吧。”狱警道,“花娟他们是你的律师,”“哦。”花娟点了点头。“你坐吧,花娟。”胜诉说,“我受你的亲人委托做你的律师,你有啥疑问吗?”“没有。”花娟说。“那你就签子吧。”胜诉把一份打印材料递了过来,同时还递上钢笔。花娟在他指定的地方签了字,算是正式承认胜诉做自己的律师。“胜律师,我能问是谁给我请的律师吗?”花娟问。胜诉惊讶的望着花娟,“你不知道吗?陶明。”“我知道,但我想证实一下。”花娟说。“陶明还好吗?”“他就在门外。”胜诉说。“真的?”花娟说。“我想看看他。”花娟坐在审讯桌前的小凳上。身穿黄色马甲。脚穿着号里的拖鞋。不停的向不满铁栅栏窗户外张望。“你看不到他。”胜诉说。“他在看守所院外,不让他进来。”花娟很失望的低下了头。“我是你的律师,你有啥话都可以对我说,你抽烟吗?”胜诉拿出了香烟。花娟不会抽烟,但她不知为啥还是接过了胜诉递给她的香烟。吸了一口,呛得花娟咳嗽起来了。然后律师胜诉询问了案发那天的经过。一一做了笔录,就跟那巍年轻的律师完成了使命。问花娟还有啥话需要转达陶明的吗?花娟有千言万语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她眼巴巴的看到律师从她的视线中消失。她被狱警带进了号子里。“律师咋说。”花娟刚在地铺上坐下,号长张美云就凑过来,关心的问。花娟此时才如梦初醒,原来她竟然啥也没跟律师说。她本想把她对陶明的思念让律师给她转达,可是当她面对律师时,竟然一个字都没提。使她十分懊悔。“张姐,我一激动竟然没有把我的心理话让律师给我转达我的男朋友。”花娟后悔的说。“没关系,你做好开庭的准备吧,”号长张美云说。“我估计快了。”“开庭时我咋说?”花娟担心的问。“到时候法官会审你的,”张美云说。“你按照他们审讯的说。”“花娟,你开庭时,我把我这条新裙子借你。”号长张美云说。“谢谢,你张姐,我有衣服。”花娟客气的说。“开庭时都要打扮一新的”张美云说,“预示着新生。”“还有这说?”花娟问。“当然了。”号长张美云说。“是想用新衣服压压晦气。”“谢谢张姐的指点。”花娟说。“跟我还客气。”张美云白了她一眼,“再客气不理你了。”花娟在开庭时没有用张美云的衣服,而是在她开庭的前几天,陶明给她送来了新外全新的衣服,而且还包括内衣内裤,这这使花娟感动的热泪盈眶。陶明在看守所大门外等到胜诉他们出来。“咋样?花娟有没有话稍过来?”陶明心急火燎的问。“没有,”胜诉的话像一飘凉水兜头泼一下来。“咋会啥也没说呢?”紧接着陶明又接到法院的电话,跟他商量对被害人赔偿的事宜。陶明来到法院见到了主办花娟案子的法官。“你就在花娟的家属?”法官很严肃的问着陶明,陶明进来后他连座位都没洋给陶明让,这使陶明很郁闷,“是啊。”陶明说。“你想不想赔偿?”法院挺胖,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式。“想。”陶明嗫嚅的说,因为花娟还在里面,他不敢德罪法官。“那你就在这一两天把赔偿的款交了。”法官吩咐道。“赔多些?”陶明问。“死者家要三十万。”法官说。陶明一下子震惊了,他上那去弄三十万去?“这……这……这是不是太多了。”陶明一下变得磕巴起来。“多吗?”法官摇头说。“不多,现在啥都在涨价,这个数不多。”“我没有这些钱,”陶明说“我赔偿不起。”“那你的亲人就会从重处理。”法官说。“你要好好想想。”陶明非常失落的回到了家,三十万对于现在的陶明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以前这三十万对他还是小菜一碟,可是今非昔比他上那去弄三十万去,找朋友去借,就他目前的这个情景,啥敢借他,再说,就是借了他咋还啊,这可不是小数目啊。陶明陷入了沉思。花娟天天盼望开庭的日子的到来。她太渴望外面的世界了。她太想借着开庭的机会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了,对于号子里的人们,新鲜的空气对于他们太重要了。陶明被这三十万逼得走投无路,离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陶明的心也快被这三十万撕裂了最后他想起了庞影,他撅得他这个想法很卑鄙。但他确实没有办法了,一个热火男人咋好意思向女人开口借钱啊。陶明经过思想斗争后才拨通了庞影的手机。“陶明,你今天咋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电话接通后,庞影带着责备的问。其实庞影这么问是有它的道理的。因为最近她跟陶明失去了联系,她曾经给陶明打过几个电话,想跟陶明见一面都被陶明拒绝了,所以陶明打通她的电话,她就开始发难了,说陶明在伤她的心,等等都是很女人的话题。“你今晚有空吗?”陶明拿着电话小心翼翼的问。“没空。”庞影没好气的说。陶明知道庞影是故意的气他。忙说。“别闹了,我真的找你有事。”“谁跟你闹啊?”庞影说。“你想起我就找我,不想我就别我扔在一边,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皇帝啊你?”“庞影,跟你说正经的。”陶明对着手机耐心的说。“你找个地方,晚上咱们见一面。我有事找你。”陶明没有钱,所以他没法安排他跟庞影见面的地方,看来没有钱就疲软,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好吧,晚上你等我的电话。”庞影说。“我真不想见你。”“别介,和这呢定了。”陶明说。接下来在这漫长的一天中,陶明就等待着庞影的电话。他时不时的看着手机。随时恭候着庞影的电话。庞影下班以前打来了电话,约陶明在凤凰酒楼见面。陶明如约而至。“陶明,你今天咋想起我了。”陶明跟庞影在包房里坐下后,庞影问道。“是这样的。”陶明刚想开门见山的把今天的来意说出来,但一考虑还有些欠妥,便话锋一转,“待一会儿我跟你细谈。”“啥事,你就说吧。”庞影很坦荡的说。“来我敬你一杯。”陶明慌忙的端起了酒跟庞影碰了一杯。“谢谢,”然后仰脖干了。“跟我还客气?”庞影淡淡的一笑。“你今天找我一定有事。啥事,你说吧,我喜欢爽快点,别婆婆妈妈的。”“是这样的。”陶明说。“花娟的案子已经到法院了,就要开庭审理了。”陶明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黑头家要三十万。”“这不是讹人吗。其有此理。”庞影怒目圆睁。“他敢上英雄了。”“庞影,你看看我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陶明谄媚的说。“我上那我弄这三十万去啊。”“你的意思是让我出这三十万?”庞影凝望着陶明。“不是,是我想管你借。”陶明佯装轻松的一笑。说。“等我有了,就还你,我是很守信用的人。”“等你还猴年马月狗日。”庞影白了陶明一眼。“如果不赔偿这三十万呢?”“那花娟就要被判刑,”陶明焦虑的说。“如果花真的要判刑了,那么她一切都完了。咱们要救救她啊。”庞影沉思了起来,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三十万对于谁都不是个小数目。“庞影,你放心,只要我也钱一定还你。”陶明信誓旦旦的说。“我现在急需把花娟捞出来,在那里多待一刻我的心就提心吊胆的。”“你让我考虑考虑。”庞影说。“这是加大事,不能这么草率的做出决定。”“你最好是快点。法院那头直催。”陶明说。“我知道。”庞影问,“陶明听说你去下井了?”“你听谁说的?”陶明不解的问。“你是不是在武斗的那个煤矿上下井?”庞影问。“你咋知道的?”陶明纳闷的问。“武斗说的。他说他在井下看到你了,说你居然沦落成一个煤黑子。”庞影说。庞影的话提醒了陶明。就得有一天恶斗下井检查工作,无意间陶明跟他遇在一起,只见武斗穿着崭新的工作服,脖领上还围着一条雪白的手巾,头上在红色的安全帽,而工人们头上的安全帽都是黑的。武斗在井下里鹤立鸡群的样子使工人们非常艳慕。陶明看到武斗慌忙的躲了起来,没想到还是别武斗看到了。想到这陶明顿时阴霾了起来。因为他不想让武斗看到他如此落泊的样子。“陶明,你以后咋打算的?”庞影问,“总不能打算下一辈子井吧?”“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花娟救出来,别的事情以后再说。”陶明说“因为花娟在里面我啥也干不了。每天都在为她牵肠挂肚的。庞影,你把钱借我好吗?我求你了。”“好吧,”庞影忧郁的说。“看来你对花娟真好。我挺敬重你这样有情有意的男人的。”“太好了。”陶明冲动的抱起了庞影,在她美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将庞影弄得大呼小叫的。陶明听到庞影肯借他这三十万,他高兴的抱起庞影,就是一顿狂热的亲吻,庞影大呼小叫了起来。陶明如期的将赔偿款送到银行,总算松了一口气。就等待着法院开庭。花娟自从跟律师见过面后,就变得六神无主,心思不宁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如果出不去,将面临着这无休的折磨。想到这他暗然神伤,“花娟,你最近心事忡忡的。”张美云问。“是不是惦记着开庭的事?”“恩。”花娟忧郁的点了点头。“如果我被判刑了咋办啊?”“判刑也判不了几年。”张美云安慰着说。“因为你的情节很轻。”“大姐,起诉书上索赔三十万,我上哪去弄三十万去,”花娟更加忧郁了起来。“我手头有点钱,却不够三十万啊。”“是啊,”张美云说,“谁趁那么多的钱啊?”“那我就等着判刑是吗?”花娟说,“那也不一定。”张美云说。“赔偿只是一种手段。有罪的赔偿也不一定就释放,没罪的不赔偿也不一定给你定罪,你放心吧,我估计你不会被判重刑的。像我似的,留在看守所不是挺好的吗?”“大姐,你被判了几年?”花娟问。其实花娟跟张美云在一个号子里相处这些年还不知道张美云被判多少年呢。“三年以下的留在看守所。”张美云说,“超过三年的都被送走。”“我不会被送走吧?”花娟恐惧的问。“这种生活活着还有啥意思啊。”“想开点。”张美云说。“谁让咱犯法了。你放心没有过不去的山,人到哪都能生存,这就是人的不凡之处。”这时候铁大门咣当一声开了。“于红,你出来。今天向你下达起诉书。”狱警威严的站在门前。于红低着头走出号子,等于红再次在号子里露面时。她更加不快了,她手里拿着起诉书,神情凝重。“是不是不好?”张美云问。于红把起诉书递给了张美云。张美云看了看问,“啥时开庭?”“下周一。”于红忧伤的说。“我离开你们的日自可能不远了。”“别这么说。”张美云说。“也许你不会……”“大姐,你别说了,”于红说“我知道自己樊得是啥罪。咋样处理我早以心知肚明了,知是人们在临死时都不敢承认这个事实罢了,都抱着最后的侥幸和希望。”“于红,你不要这样,乐观点。”张美云说。“是啊。”大洋马也凑了过来。“既然都这样了,还在乎干啥?”“于红,不至于你想的那么坏”花娟说,因为花捐从于红和张美云的对话的只言片语听出来了于红即将面临着厄运。“花娟,你更进来时,我对不起你,”于红有些伤感的说。“经常琢弄你,对不起了,如果有来生,我会弥补后来的。”于红的话使花娟眼睛有些发酸,同时也使号子里气氛阴霾了下来,所有的人们都在感慨人生无常,珍惜生活。“好了,不说这些了。”于红强装笑颜。“说点开心的吧,”“于红,你看我这条裙子咋样?”张美云拿出她那条价格不菲的裙子,打开让她看,“太好了。”于红爱惜的在裙子上抚摸起来了,并且将脸颊贴上去,爱不释手的摩擦着。“无论是从手感到质量上都是精品。”“你穿上试试合身不?”张美云说。“干啥?”于红不解的问。“借给你开庭时候穿,”张美云说,“你穿上它一定很美。”“大姐这啥好意思呢?”于红推辞的说。“借给你的,也不是给你的。再说。开庭时你没有好衣服多寒掺啊”张美云说。“开庭是咱们这里的人的大事,一定都隆重,是不是?”于红不住的点头,在于红开庭的那一天,所有号子里的女人们都早早的起来了,其实她们都心知肚名的知道这是给于红送行,因为于红有两条人命。就是法律再宽大,她也会被处死刑的,这些人们都清楚,但谁也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于红穿上张美云的裙子,光彩照人。花枝招展。整个人焕然一新。其实于红还是很美丽的,高挑身材,苗条而欣长,于红属于瘦美人浑身上下都用一个瘦字来展示。再加之于红穿上张美云的裙子更加性感迷人。风情万种。“于红,你穿上大姐的这条裙子更美了。”花娟说。早晨的明媚的阳光漫进号子里,由于是夏天天在早晨四点就亮了。整个号子里的人都起来的特别早,他们在自己的心里为于红送行,因为在昨晚开饭时,于红的伙食特别好,狱警让她随便吃,而且不限量。这就预示着她的大限已到。所以今天大伙早早就起来了,看着于红那娇美的容颜,和活泼的性格。花娟心里非常酸楚。面对人生最后的关头还能保持如此的平静,更加使人佩服,其实于红的心里不知如何苦涩呢?她只的强装笑容。“各位姐妹咱们都是犯法的人。”于红说,“我在这里罪孽深重,就要提前走了步了,虽然咱们都是萍水相逢,而且在这特殊的环境里认识,并且相互中琢磨对方。我深感歉意。”号子里顿时鸦雀无声,大伙静静的听着于红诉说。这是一个人最后的绝唱。于红非常凄美的忏悔。花娟望着风姿绰约于红有许多话要向她诉说,然而又不知从何说起。“于红,你今天真美。”张美云说。“是吗。”于红嫣然一笑,说,“谢谢大姐的赞美。”其实女人都喜欢赞美,不论在哪里。只要对她们赞美她们都还是很开心的。“你今天就是这里的明星。”张美云说。“是啊。”大伙附和着说。其实人们都是在安慰于红。令人留恋的时光总是那么的匆忙,早晨大伙放完便,就到了开饭的时间了,“于红,你想吃什么,今天对你特赦。”狱警出现在门口。他在问于红,于红不知吃什么,现在她什么东西也吃不下,满肚子都是离愁别绪。虽然她在这里什么好的美食也吃不到,想吃的东西太多了,可是当今天真是让她选择的时候,她却失去了对美食的渴望。“说话啊?”狱警有点急了。“你到底要不要,这是你最后的权利。”最后?于红在想,是啊,现在她跟最后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最好的早餐吗?于红忽然想起了号子里的众姐妹。于是她点了许多好的美食,令狱警瞠目结舌。“你好胃口啊。”狱警说。“点这么多?”“我今天要大吃特吃。”于红莞尔一笑,笑得非常冷艳。“我要把我今生今世的饭都在今天吃完。”早晨送餐后,于红面前摆满了大鱼大肉。“姐妹们,都过来,今天我请客,大伙苦了好久了,今天开开荤。”这时候所有的人们都明白了,原来于红要着些菜饭是想请大伙吃,人们无限感激的看着她,谁也不动筷。“都吃啊,还楞着干啥?”于红说。“一会儿该来收拾了。”人们还是站着,其实在这种时候人们咋能吃得下呢?“都不给面子啊,是不是?”于红说,“都坐下。”人们都乖乖的坐下了。“大姐,你先来。”于红竟一块红烧肉夹到张美云跟前。张美云慌忙的接了过来,紧接着她又给花娟,大洋马一此类推,人们在无限酸楚的氛围下共进早餐的。“姐妹们,你们说有来生吗?”于红问,“人死了还能转世吗?”于红所提的问题使人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都别沉默啊。”于红说。“大伙都说点啥。”“有来世,”花娟说。“于红,你放心来世咱们还是好姐妹。”“但愿如此。”于红非常伤感的说。“可惜今生我没有珍惜自己的一生,人活着真好,做个自由人真好,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清清白白的做人。”“于红的话是对的。”张美云说。“咱们都是之人,咱们一定要洗心革面从新做人。”“花娟,你刚进来的时候我不该惩罚你。”于红忏悔的说。“我觉得非常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于红,你说那去了。”花娟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于红你是个非常好的人。”“是吗,你不怨恨我?”于红好像不相信的问。“于红,你多想了,”花娟说,其实在当时花娟非常怨恨于红,但现在想一想夜红的现状,她那还有怨恨啊?因为于红正在做谢幕演出。“别说这些。”张美云插话道。“说点别的。”因为张美云知道留给于红的时间不多了,她想好好珍惜这宝贵的时间,然而越是珍惜时间,时间过的越快。这时铃声响了,这是上午打坐的铃声,号子里的女人们都直溜的坐了起来,包括于红,这时门外有狱警巡视。室内顿时鸦雀无声。花娟挨在于红后面坐着,她的头正好跟于红的头对齐。她们坐着讲究前后左右对齐。在打坐的时候谁也不许说话。都得笔直的坐着。不许交头接耳,这是狱中的规定。“花娟,如果你能出去把我写的信给我老公稍去好吗?”于红小声的对着花娟说。“因为这里人的罪行就你轻,就你有机会能出去。”“好的。”花娟说。“你把信给我。”“我把信藏在你的行李里了,”于红嘱咐着说。“我老公在飞龙纸业有限公司上班,他叫许强,你给我把信稍到就行。”“于红,你放心。”花娟说。“只要我能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先给你送信。”“谢谢。”于红凄然的一笑。非常冷艳。这时候问外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声音急促而又有力,每一步好像都踩在号里所有女人们的心上,使她们怦然心动。脚步声在逼近,所有的人们都感觉到要发生一件重大的事情,都想阻止这件事发生,但又都无能为力。“哗啦。”铁大门被打开了。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和狱警出现在门前。“于红,出来。”狱警喊道,狱警的喊声非常洪亮。声音的气场震撼着所有人们的耳膜,使人们不寒而栗。于红站了起来,所有号子里人们的目光刷的向她扫去。于红显得很平静,也许是她装的,不过表面确实很平静。但她的内心却涌起了波澜。面对着人生最后关头能有几个人能坦然处之?“姐妹们,我先走一步了,”于红向大伙扫了一眼,然后凄惨的一笑,非常忧伤。上午的眼光照在于红的脸上,使她更加光彩照人,“大姐,谢谢你的裙子,它能使我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花娟的泪水哗的流了下来,“于红……你很美……”花娟忍受着被惩罚的危险说道,因为在号子里,是不让谁边说话的,尤其是狱警在提犯人的时候。“安静点。”狱警说。狱警也一反常态,他对于号子里这种送别表示得相当宽松。和大度。“于红,给你五分钟时间,”狱警说。“你收拾收拾。换件衣服。”铁大门暂时关上,因为她们是女犯人,她们换衣狱警咋好意思看啊。其实于红造就换好了衣服,就是身上张美云的这条裙子。之所以她还要换衣服就是想再跟号子里的姐妹们再待一会儿,因为这是生死离别,从此将阴阳两界。“于红,你要保重啊。”张美云泪如雨下。“大姐,不要哭。”于红扬起了头,甩了甩她那飘逸的长发,眼圈有点红的说,“人生早晚都要走这一步,没啥,想开点。我都不在乎。”花娟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号子里的人们抱头痛哭。这时铁大门又开了,还是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和狱警。“都安静点。”狱警训斥道。“你们想造反啊》”号子里的人们在狱警的训斥里渐渐的平静下来。“于红,你收拾好了吗?”狱警说,“这就够对你人性化了。”“姐妹们,没有不散的宴席,”于红凄惨的一笑,“我真的该上路了,这次我彻底的从新做人了,做一个好人。”号子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默默的看着她,心中好像打碎了五味瓶。“时间到,于红,出来。”狱警喊道。于红又扬起了头,甩甩了飘逸的秀发。脸色阴霾的走出了号子,就在于红刚要走出号子的那一刹那,她回头向花娟深情的看了一眼,似乎在向她嘱咐着啥,她的目光里有许多内容,只要花娟明白。于红又像所有的人们扫了一眼,然后跟狱警和武装警察走了。号子里顿时显得冷冷清清。于红走了,她再也没有会来,每当夜幕降临使花娟就想起了于红,于红那冷艳的脸旁经常在她眼前闪烁。于轰对她的嘱咐他牢记在心,那天于红走了,在睡觉的时候花娟摸到于红让她转达的那封信,她感到这封信很厚重。这里藏着一个曾经另类人的真实情感。花娟想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封信交给许强。只要她那出去的情况下,现在最重要的的就是把这封信保存好,在看守所里想要长期保留信件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因为狱警们经常查房和检查行李,花娟在狱警查房时,就把信藏在体内。她就像体内藏毒者一样,将这封宝贵的信件藏在体内,但她又不能向体内藏毒者那样,随心所欲,因为她怕体内的液体弄湿了这封宝藏着于红最真挚情感的信物。这就使花娟为难。她不知道把信藏在哪,如果被狱警收去她就前功尽弃了。于是在狱警查房时,她只好将这封信充当卫生纸垫在内裤里,因为看守所里不允许戴乳罩,如果允许把信藏在乳罩里要方便的多。这封信使花娟绞尽脑汁,折磨她魂不守舍,她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把这封信送到许强的手上。就在花娟为这封信闹的焦头乱额的时候,狱警来了。“花娟,你的律师提审你。”狱警打开号子里的铁大门“你出来。”花娟的心抖然明亮了起来。她期待的开庭的日子可能就要到来。